100件玉器!乾隆帝鐘愛的“良渚文創”來杭參展

※發布時間:2019-10-17 10:04:16   ※發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處: 

  66歲那年,乾隆命宮里造辦處的工匠用頭等白玉打造一件新玉環。這道命題作文有點難,造型和所琢紋飾必須仿這只龍首紋玉環,但又要有所創新。

  此玉合在一起為一完整玉環,環外浮雕四個獸面和兩個方形凸起,獸面圓眼,大嘴,兩耳。方形凸起上雕琢四只獸眼及回紋圈。最妙的是,設計師把玉環從中間巧妙交錯剖開,分開時,又會成為兩環相套的聯環——幾乎是我們現在奧運五環的原型。

  環內平面上,填金陰刻御題詩《詠開合玉環》 :“合若天衣無縫,開仍蟬翼相聯。往復難尋端尾,色形底是因緣。乍看玉人琢器,不殊古德談禪。霧蓋溫句,可思莫被情牽。”再刻上“乾隆年制”四字,配檀香盒子,現在打開還有一股檀香味。

  242年之后,這件乾隆帝鐘愛的“良渚文創”,來到了自己的前世之地,靜靜躺在良渚博物院的臨展廳里。隔壁,就是5000年前的良渚玉器。

  8月17日,良渚博物院,“君子比德于玉——故宮博物院藏清代宮廷玉器精品展”正式開展,將持續到10月31日。

  作為正在故宮博物院武英殿展出的良渚玉器的“交換生”,宮里從近一萬九千件(套)清代玉器中,精選了100件代表性精品拿到良渚,而且大部分出自清代中期,其中乾隆朝的玉器占了此次展覽的70%,大部分玉器都是第一次來杭州。

  在口就能看到宮里的文物,而且還是四爺御用的帽架,太上皇專用的玉璽,把玩過的玉玩具,欣賞過的玉山,以及他身邊女人們用的各種玉首飾。還能看到乾隆帝最愛做的事——御題詩,除了最愛在書畫上寫詩,他也非常喜歡把詩刻在玉器上。

  此次包括這件乾隆御題白玉仿古聯環在內,分為六個單元——禮制、服飾、陳設、文房清玩、飲食及教等各類玉器,玉質也很豐富,有白玉、青玉、碧玉、黃玉,還有青花玉,可以說全面展示了清代宮廷用玉文化。

  很多觀眾以為是復制品給大家看展打卡的。錯錯錯,這是宮里千辛萬苦搬來的文物——剔紅嵌玉寶座,沒錯,連寶座都是嵌玉的。

  寶座是供帝王專用的坐具,在太和殿、養心殿、乾清宮等中,都設有寶座間,材質也不同,有紫檀的,瑯的,雕漆的,其中還會嵌上其他材質。

  仔細看,這件寶座鑲嵌了碧玉、白玉雕刻的荷花、蓮蓬、飛燕等等圖案,還配了青玉甪端、青玉太平有象、青玉云龍紋香筒、剔紅香幾各一對,屬于寶座的標配了。

  至于這個寶座間最早放在哪里,如今還沒有,這次,它從家居庫里被選中,第一次到了杭州,就是為了契合展覽主題“比德于玉”。玉璽,我們非常熟悉。著名的二十五寶璽,為清代清高指定,詳細了各自的適用范圍,代表了國家。

  最重要的,肯定是下面這一方“太上之寶”——清代唯一的太上乾隆退位后所刻,退休后,他用了3年。

  乾隆退位后,仍就訓政,在宮里仍稱乾隆年號,直到乾隆六十四年去世,89歲,中國歷代帝王里壽命最長,主持政務也時間最長。乾隆帝在位60年,居太上皇位訓政3年,歸政后他稱“太上”,其諭旨還稱“敕旨”,仍然自稱朕。這樣的“太上之寶”有好多方,有大有小。

  玉特磬,就是祭祀活動中演奏中和韶樂不可缺少的樂器,編磬是國家重要慶典、大型宴會上演奏“丹陛大樂”、“中和清樂”和“丹陛清樂”時所用。特磬,以磬體大小調節音高,磬越大,發音越低,每枚單獨懸掛和使用。

  故宮博物院現收藏特磬116件,均為乾隆二十六所制,其中完整成編者只有5套,而這套是能明確查到檔案為乾隆二十六年制作的。

  這只跟臉盆一樣大的玉盤,對乾隆帝有特別意義,是清軍收復準格爾部,打敗阿睦爾撒納后繳獲的戰利品。和闐深色青玉制成,來自中亞東部,玉盤光素,盤內刻乾隆二十二年御制詩《玉盤謠》。

  見到這個玉盤特別高興,收復準格爾,他認為自己完成了皇祖沒有實現的目標。這只盤子送到宮里后,他又用新疆和田玉復制了一個。

  簪、鐲、指環、紐扣、帶鉤、帶扣、鉤環、佩飾、墜飾等,是清代宮廷服飾用玉的傳統,而扁方、扳指、香囊,可以說是清代佩飾的新品。扁方,女人用,扳指,男人用。

  清代女人的頭飾本來就很重,這只扁方,就是滿族婦女梳兩把頭的玉飾,這次特意選了一只白玉嵌寶石的。目前不知道這只是誰戴的,推測為宮廷等級比較高的女性。

  這塊清清涼涼的玉佩,很多人想擁有!和闐黃玉雕琢成,長方形,有一穿孔用于穿系在腰上,兩面都運用淺雕技法雕刻。

  “子岡”,是明代有名的制玉大師,不過專家從雕刻工藝上推測,這是清代的作品,后刻的子岡款。竹林七賢圖的紋飾,是很常見的藝術創作素材,清宮除了玉器上,其他材質的器物上也有這種題材,象征高雅。

  玉陳設,在清宮非常普遍。我們去故宮看各個大殿的原狀陳列,內廷殿、堂內,多寶格、坐榻、幾案、墻壁之上隨處可見玉陳設,比如各式仿古玉器、如意、山子、花插、盆景、插屏、掛屏、屏風以及人物、動物、植物瓜果造型的小擺件等。

  清宮目前所知最大體量的玉陳設器,是“大禹治水圖”玉山,重逾萬斤,前后花了10年才完成。人們先花了3年從新疆把玉料運到紫禁城,乾隆看了后讓內務府用大禹治水圖來雕玉山,又送到揚州。乾隆五十八年終于做完了,再從揚州運回紫禁城。乾隆又讓工匠刻字,他題了300多個字的玉題詩,刻在玉山上。最終全部完成后,它一直放在寧壽宮樂壽堂,至今從來沒動過,包括故宮辦展也沒動過它,因為實在太大了。

  這件玉豆,仿的就是《西清古鑒》里所錄的周代青銅豆,并在蓋子里刻了御題詩。他的目的在于宣導復古,摒棄民間流行的玉雕俗樣、時樣。

  乾隆仿《西清古鑒》里的青銅器做了不少仿古玉器。乾隆時期玉料豐富,他又喜歡玉,所以有條件仿大量的古玉、青銅器。

  白玉攜琴訪友圖山子,是故宮的明星款,故宮展經常會派它出來。因為寓意好,松、石、山、亭,整體意境和諧,給人以之景。它用整塊和田玉料雕成,山的背后也有御題詩。

  如意的材質很多,陶瓷、瑯、竹雕、紫檀木的都有。故宮現藏玉如意八百多件,15件左右為明代玉如意,其余全為清代玉如意,而清代又屬乾隆時期的玉如意最多。

  如意很廢料,一整塊只能做一個。所以清代早期并沒有玉如意,乾隆二十五年打通新疆的玉材輸入通道之前,玉料很有限。所以明代有限的玉都會做成其他器皿的造型,很少做玉如意。

  乾隆帝曾經發過感慨,大意是,在他的里,塌上、案幾上,眼到之處都要看到如意。將軍打仗回來,他會賞賜如意,每年年節之日,或是登基、大婚、元旦、萬壽等特殊日子,地方都會向進獻貢物,大多數貢單上都會有如意。乾隆并不贊成,曾“屢降諭旨,進獻”,但時有夾帶一兩件如意的情況發生。

  這件以紫檀鑲玉插接而成,中間以一鐵軸貫穿。在冠頂、中間鼓肚及紅木鼓形底座上,鑲嵌了三塊白玉,深浮雕云龍紋,兩龍在云中相戲,或一龍在云間穿梭。

  不少小件玉器被收納于百什件之中,陳放于殿、堂、樓、閣之上,或隨駕攜帶在側,以供隨時把玩,比如這只玉貓——

  前幾年養心殿大修,工作人員把所有文物退庫的時候,養心殿的桌子上放著一套玉圍棋。帝王理政之余,會用它下棋。

  這次選了兩套玉棋來杭州,一套玉圍棋,一套玉雙陸棋。圍棋、象棋、雙陸棋都屬于清宮高雅藝術活動,以玉制,比較耗材,像玉圍棋子分別以和田白玉、青玉制成,共365枚。

  還有一套玉雙陸棋,像保齡球一樣。雙陸,也是古代一種棋類,唐宋時期比較流行,不過后來就被另一波新的流行取代了,比如麻將,到清朝后,清宮舊藏不多。

  這只盤,不是清代的,而是明代掐絲瑯七獅戲球圖雙陸琪盤,非常沉,屬于瑯器的一級品。專家推測在清宮里就是用它下雙陸棋,是的御用器,因為它是目前唯一找到的雙陸棋盤。

  清代日常飲食器具,主要有碗、盤、壺、杯、箸、匙等,如給百官賜茶時御用之碗、專門用于盛裝水果的大盤。當然也有成批量制作的,就和自己家里吃的碗盤一樣,在意實用性,不會有太多紋飾,所以光素盤、碗很多。

  而金玉配套用品,在清代僅限少數人用,而且數量也很少,都是限量版。乾隆年間,只有皇太后、皇后可用“玉盞金臺”一副,帝王筵宴用“玉盞金盤二分”,其他人皆不得使用。

  玉器皿也非常廢玉料,盤、碗、杯,都要掏空。目前能明確查到的檔案,清代開始小規模制作并使用玉質盤、碗、盅、碟等餐具,用于皇室和朝廷筵宴,是從乾隆時期才開始的。乾隆十八年(1753年)開至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,即乾隆七十圣壽時達到鼎盛。

  這只玉壺,在展覽中非常搶眼,青玉,器身呈扁球形,蓋內有陰刻隸書乾隆帝題詩《詠痕都斯坦玉壺》。

  壺的造型、紋飾有一點異域風格,頸部浮雕葉形紋,以莨苕葉作短柄。圈足,足外底陰刻花形圖案,中心裝飾花蕊。蓋鈕作花蕾狀,下有三層瓣相托。

  清乾隆時期,北印度等國家和地區的玉雕作品大量傳入,這些具有異國風格的玉器被統稱其為“痕都斯坦”玉器。器薄如紙,工又精,還有異域文化的風格,乾隆非常感興趣,還自己考證了痕都斯坦。

  他寫詩,認為我們的玉工都不如人家痕都斯坦的玉工:“蘇州專諸巷多玉工,然不如和田美玉痕都斯坦玉工所制者,彼蓋水磨所造,花葉分明撫之卻無痕跡。”

  摸上去像無痕的,乾隆帝太會寫了。蓋子里藏的御題詩里還有一句“細入毛發里,渾無斧鑿痕”,也點出了這只玉壺的特點。

  玉器在中國已有八千多年的歷史,尊玉、禮玉、愛玉的傳統,一直存在于中華文明的血脈中,沉淀為我們的文化基因。

  良渚人愛玉,而歷代帝王也多以玉為祥瑞,把使用玉器作為的表現,有的帝把玉器的使用列入國家禮制。

  而清代,尤其在乾隆時期,打通了新疆玉材的運輸渠道,玉器的制作煥發生機,這一時期的玉器呈現出選材精良、設計精巧、雕工精美等特點。

  由于乾隆的喜好和推動,玉器在清代宮廷用器中占有了更加重要的地位,他還在造辦處設立如意館,選高級工匠制作玉器。徐琳說,中國的玉器文化到了清代乾隆時期,是集大成者,可以分幾個方面:

  乾隆把歷代的玉器工藝都吸收了進來,大型玉雕也能做,玉雕藝術獲得巨大發展,達到了中國古代玉雕藝術史上的最高峰。

  玉器藝術到乾隆也可以說是一個高峰,玉器的使用也更為廣泛,涉及宮廷禮制、服飾、陳設、文房、飲食、教等各個方面。

  皇家玉器發展到乾隆時也是一個高峰。歷朝歷代很多喜歡玉器,我們在看良渚那么精美的玉器時,有時候也會突發奇想,王自己刻玉器嗎?他肯定也非常懂行。

  但沒有一個人像乾隆那樣,愛玉如癡,所以我們叫他玉癡,他的熱愛不是收藏多少玉器,而是心參與玉器的制作中。

  這塊玉料從新疆拿到紫禁城時,乾隆帝會參與審料。造辦處的玉工先把玉料分等級,頭等玉做什么,二等玉做什么,都有分工,次玉先放到啟祥宮,也就是倉庫。

  玉料因材施藝,所以審料常重要的一步。這塊料最適合做成什么?乾隆帝會和工匠、畫師一起討論。

  做的過程中,畫家做畫稿,乾隆帝也會讓造辦處的工匠呈上來看看,也就是呈覽,看完,他要提修改意見,底下的人再改。如果做的不好,就要重做。

  比如,玉料表面上看可能只要一點點臟,但制作的時候,可能會多一道小細紋,專業說法是“綹”,碰到這種情況,就要“避綹”。乾隆很懂行,實在做不了的話,他會在后期讓工匠去染色、修補——挖臟避綹。

  玉器做完了,他要品評。這件特別滿意,給甲等,會在玉器底部寫甲乙丙丁,故宮玉器最多的是甲、乙,很多玉器還添配了木座、囊匣。

  除了打滿分——甲等,對自己特別喜歡的玉器,乾隆帝還要再在玉器上寫御題詩。比如做“大禹治水圖玉山”,為什么要做這塊玉,做的過程,目的,我想表達什么,都會寫上去。

  乾隆4萬多首詩文里,為玉器專門題詩800多首。在玉器上看的詩,遠遠超過這個數字,因為有時候一首詩刻在了好幾件玉器上。

  比如,他原本在書畫上題的詩,覺得這件玉器和書畫關系很密切,題材也差不多,就會在玉器上再刻一遍。比如趙孟頫的《浴馬圖》,他已經在題了很多詩,但他覺得光留一幅畫不行,還得移到玉器上,讓玉器再現這樣一幅情景,永遠流傳下去。

  如果在玉器上看到“御筆”二字,那百分之百刻就是乾隆帝的字。如果是“御題”,那不一定是乾隆的字,是他題詩,讓大臣抄一遍,或者刻工刻。

  很多冊頁都是乾隆帝自己寫的,這次展覽中,我們就能看到“御筆”,比如這冊——碧玉御書白衣大悲五印心陀羅尼經冊。

  書畫上隨手就可以寫詩,而玉器上刻字相當難,但現在留下了大量在玉器上的御題詩。而且他專門養了刻字工匠,工資比普通工匠還要高。可見乾隆帝對玉器的喜愛到了什么程度。

  除此之外,乾隆帝還有一個觀點,大意是紙壽千年,但玉可以永壽萬年。所以他希望把自己的思想觀點充分投射在玉器上,傾注了很多心血。

  這次展覽里有一件文物叫青玉《御制搢圭說》圭。玉圭,《周禮》中講到以玉做六器,即玉璧、玉琮、玉圭、玉琥、玉璋、玉璜。

  乾隆帝就去考證,圭是怎么回事,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圭,大臣朱珪幫他抄完,再請刻工刻在碧玉上。類似的長篇論文他還寫過很多,比如《圭瑁說》、《圭說》,考證了玉圭從周朝以來的源流,希望能夠重新了解古代玉圭的禮制,對玉器是真愛。

  (原標題《乾隆帝專用帽架、玉碗,寫論文的玉圭,最愛的玉壺……今天都在杭州》,作者 馬黎 郭楠/文 敖彬偉 攝。)推背圖全文

  

關鍵詞:明朝玉器
相關閱讀
  • 沒有資料
25选5开奖结果 百家樂就好